您的位置  湖南资讯  生活

何立伟:要个态度

文丨何立伟

失眠的人,听到鸟啼声时摸过手机来看,四点。鸟比人醒得早,醒来了,就高兴,高兴,就唱歌。只是恼了失眠的人。

今早在床上听到雨声了。落雨,院子里鸟就不叫。雨声于是统治耳朵。过了好一阵,忽然不远处北辰小学响起广播操喇叭,刺破青天锷未残,两秒钟又忽然停止。其妙莫名。有些事情都是有惯性的,生物钟一样准。

湿漉漉的安静,而且清新。

沪上老谢来电话,仿佛闻到酒气,问还好吗,疫情没出门吧?当然好你老兄呢?那边笑得嗬嗬的,一贯的爽朗。他要邀约十来个朋友,办个小型画展,“在一个有意思的地方,你当然要来一个。”尺寸有要求,一律四尺三裁,条幅。题材呢,随便。明后天快递寄来。

当天就寄过去了,画人坐在石头上,鱼从斜刺里游到脚下来。题了一句话:我不晓得什么叫做文化,但是晓得什么叫做变化。题完敬自己一支烟,深吸一口,吐半屋子云雾。然后,认真咳嗽。

月下微信,约我周三晚到她的民宿去吃饭喝茶,又另约了几个好玩朋友。月下本名袁佩芳,倦于名攻利战,弃生意,专绘事,在岳麓山下建一个院子做民宿,消消停停在里头写字画画,吃茶种花,将自己安顿得很惬意。院子在建时请我取个名字,想了想,把她的艺名嵌进去,就取了“围月”。也不知哪位高士,将“围”改为“唯”,谐了音,只是意趣大不同。我的意思,山月当头,低墙蓬门,便合而围之,三五朋友,当庭而坐,亦是围月剧谈,额上衣上,拂之不去的是皎皎月光。高士的“唯”,至今不解其妙也。

《陶庵梦忆》年轻时读过,今再读,仍是好得不得了。张宗子那种文章之美呵,简直舍不得快读。此类明人笔记,其实可为枕边书,风吹哪页读哪页,无不是精妙。随便翻到“朱楚生”,手指慢慢移,数数也就275个字,如同现在的一条微信,把个女艺人,无论演戏之精彩,相貌之风致,写得如刻如画,如在目前。尤以结尾四五十个字,“楚生多坐驰,一往深情,摇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