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湖南资讯  社会

长沙左家塘(上):烽火百年阿弥岭

文|刘曙文

左家塘街道位于长沙市雨花区东南部,北起人民路,南至劳动东路,东临铁路线,西止韶山路,三纵(车站南路、曙光中路、韶山路)四横(劳动路、桂花路、城南路、人民路)七条主干道贯穿辖区,下设左家塘社区、阿弥岭社区、红花坡社区等21个社区居委会,系长沙市城区面积最大的街道。
解放前,阿弥岭一带为坟冢山丘,原名峨嵋岭,“阿弥岭”为其俗名,“阿弥”是宗教用语。文革时,阿弥岭曾叫过一段时间“唯物岭”,后改回。阿弥岭附近曾有一口水塘,水面直径约80米左右,相传有一左姓乡绅在此依塘修建一大宅,而得地名“左家塘”。左家塘老街在城南路原左家塘公安派出所老办公楼东侧,曾是一条商贾云集、热闹非凡的古巷小街。


原“左家塘”位置即在今曙光中路与城南东路交汇处东南角。摄影/刘曙文

上世纪80年代前,左家塘街道曾是长沙市内老城区与郊区东屯渡人民公社桂花大队菜地犬牙交错,混合共居的地区。数十家省、市属企事业单位也座落其间。


1986年长沙地图中左家塘地区

1984年,根据长沙市城市发展规划,长沙市政府决定整体征收桂花大队全部属地,将农业用地开发为城市商业民用公共用地。桂花大队人员按照“转业转户” 的办法妥善安置。拆迁开发工作交由长沙市区铁路迁建工程指挥部实施。

长沙市区铁路迁建工程指挥部(以下简称铁建指挥部)始建于1983年9月,后更名为长沙市公用设施开发有限公司。同年,铁建指挥部开始启动征收、开发桂花大队工程,移狮子山,填平桂花大队“三塘一水库”( 左家塘、荷叶塘、看守所前水塘、桂花水库)及沟壑,实现“三通一平” 。将桂花大队属地融入左家塘街道辖区,重新打造一个都市化的左家塘。

时至今日左家塘早已成为繁华都市。温故而知新,让我们回顾左家塘地区发展历程和巨变,再次感受改革开放给中华大地带来的翻天复地的变化。


长沙市区铁路迁建工程指挥部1991年处理桂花大队居民房屋产权事宜  供图/王绍其

左家塘的红色烙印

1927年5月21日,军阀何键部下第33团团长许克祥,在长沙城内率兵1000多人发动反革命政变,对革命党和工农群众进行突然袭击。长沙城顿时火光冲天,枪声四起,在一片白色恐怖中,反动军队向国民党省党部,省、市总工会,省农民协会、农民自卫军总部,及工人纠察队发起进攻,夺取农民自卫军、工人纠察队的枪支,对左派人士和革命群众进行血腥大屠杀,是为史上著名的“马日事变” 。

“马日事变” 后的次月,中共长沙郊区区委书记、省农协委员长滕代远在长沙南门外荒郊僻野的左家塘、赤岗冲、红花坡一带开展革命活动,并在红花坡组织成立了针对“马日事变” 的复仇大队。

滕代远曾在左家塘地区红花坡组织复仇大队  摄影刘曙文

滕代远组织的复仇大队,全队36人,由长沙县第十区农民协会副委员长叶魁任大队长,首战奇袭廖家坪法林寨的反动团防局,夺得一批枪支,后曾3次奇袭九峰镇团防分局。


同年10月,中共湖南省委决定将复仇大队扩充为工农革命军长沙独立团,叶魁被任命为团长。不久独立团转战河西岳麓山下,离开了左家塘。1930年3月26日,叶魁在长沙浏阳门外识字岭英勇就义。

1938年1月1 6日,中共湖南省地下工作委员会成立,机关驻地设在长沙市左家塘附近的城南路28号,同年11月迁往邵阳。省工委在左家塘工作时间虽然不长,但在左家塘地区革命史册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诸多革命先烈也将一腔热血洒在左家塘大地上,如:1948年7月22日,省工委南门外吴家坪5号联络点的共产党员萧伯鳌,由于叛徒告密,被长沙警备司令部特务逮捕,多次严刑逼供 ,坚贞不屈。同年11月1日晚,被惨杀在左家塘。

中共湖南省工委和复仇大队的战斗,为左家塘深深打上了红色烙印,革命先烈的鲜血也染红了左家塘大地。

第三次长沙会战的第一道防线 

1941年进行的第三次长沙会战,是中国抗日战争中的一次重要战役。1941年12月至次年1月,日军第三次向长沙发起进攻。是役由国民党守军第九战区司令官薛岳统帅,薛岳是广东韶关市人,中华民国陆军一级上将,著名抗日将领,军事家,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他在抗日战争中指挥了四次长沙会战等著名战役,在第三次长沙会战中自创天炉战法,大获全胜。当年有抗日“战神”之称。

薛岳所统帅的国民革命军第10军(军长李玉堂,黄埔军校一期生,中华民国陆军中将)和第4军 、第73军等所属30个师,共30余万人,顽强阻击日方第11军团司令官阿南惟几所统率,装备精良的共约12万日军向长沙的进攻。防守城东南的国军笫10军分三道防线挖战壕,修工事布防:第一道防线为阿弥岭、左家塘、赤岗冲、雨花亭、金盆岭、猴子石,第二道防线为白沙岭、黄土岭,东瓜山,第三道防线布防在天心阁、妙高峰等地。

第10军预10师(师长方先觉,黄埔军校第三期生,中华民国陆军二级上将)驻守在第一线阿弥岭、左家塘、赤岗冲、雨花亭、金盆岭、猴子石一带。

第三次长沙会战时中国守军

1941年12月24日,日军渡过岳阳市郊的新墙河,一路南攻,第三次长沙会战拉开了序幕。1月3日,长沙南郊杜家山等制高点都被日军占领。上午9时左右,日军精锐第三师团悄悄向南郊赤岗冲发动突袭,赤岗冲的平静被密集的枪声打破。驻守第一道防线据点的国军第10军预10师29团随即与日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扼守在左家塘、赤岗冲的曹健生营奋起殊死抵抗日军疯狂的进攻,全营官兵从上午鏖战至夕阳西下,500多官兵全部壮烈牺牲。阿弥岭是29团第一营的前哨阵地,在通宵达旦的激战中,满山草木都被炮火翻转,山头都被鲜血染红。副团长、营长和数百名官兵阵亡。

当年才26岁的王唯本,是预10师29团中尉排长。2005年记者曾采访居住在长沙韭菜园桐荫里166号,90岁的浙江永康籍抗战老兵王唯本,老人含泪悲壮的说:决战之后清点队伍,第10军预10师官兵7000余人仅剩下2000余人。布置在第二道防线白沙岭、黄土岭、东瓜山的国军虽经顽强抵抗但仍未能阻止住日军的疯狂进攻。国军退守油铺街、识字岭一带。

1月4日,日军突破第三道防线攻进市区。在天心阁至八角亭主城区,双方发生了逐街、逐堡、逐屋的争夺战。由于中国军队的拼命抵抗,日军的进攻势头得到扼制并逐渐减弱。中国军队司令官薛岳按原定战略布署发布了反攻命令。1月5日,在中国军队奋勇反击下日军受到重创,全线败退。日军在中国军队步步追击下,1月15日残兵败将在南郊左家塘集结,败退回岳阳新墙河。


日军残兵败将在南郊左家塘集结,败退回岳阳新墙河。(图中紫色线条显示)

血战数日、经过战火和鲜血的洗礼后,中国军队成功守住了长沙古城。第三次长沙会战以中方大胜,日方遭受惨重损失,败退而结束。这是自珍珠港事件爆发以来盟国取得的第一场大胜,其战果比台儿庄战役更辉煌。历史上称之为长沙大捷。


第三次长沙会战战后清理战利品

外人不得入内”的神秘单位

左家塘所谓神秘,主要是指公安系统在左家塘曾驻有几个“外人不得入内”的单位。湘江火柴厂、长沙市公安局看守所、长沙市公安局预审科(四科)均座落在左家塘。当年湘江火柴厂的门牌地址是赤岗北路70号。三个单位建筑呈“7”字型布置,戒备森严的铁门前有一口小水塘。人们传言这口水塘寓意着出入此门的人“洗涤灵魂而再生” 。其实,这口水塘只不过是湘江火柴厂用来浸泡木头之用的一口普通水塘。


原湘江火柴厂与长沙市公安局看守所、四科呈“7” 字型布置。大门上“长监之家”四字倒也文雅。  摄影/刘曙文

长沙市公安局看守所是个令不法之徒望而生畏的地方,他是囚禁邪恶的法器。但是在特殊的年代,他也“请”进过不少不该入内的人,有的甚至是与诺贝尔奖擦肩而过的世界名人。

经历过“文革” 的人们应该记忆犹新,有一位年仅19岁的,长沙市一中高一年级学生杨曦光在1968年写了一篇《中国向何处去?》的文章,文章主张中国实行巴黎公社式的民主政体。文章以大字报形式张贴在五一广场街头,迅速传遍全国,惊动中央。

1968年1月24日权倾一时的中央文革顾问康生指示说:《中国向何处去?》不是中学生写得出来的,也不是大学生写得出来的,后面一定有黑手操纵。在权贵“钦点”下,同年2月杨曦光以“现行反革命” 罪关进了左家塘长沙市公安局看守所。


蜡纸手刻《中国向何处去》

杨曦光在所著《牛鬼蛇神录》一书“左家塘看守所”文中回忆:“我被戴着手铐运上火车,两位全副武装的士兵像押送要犯一样坐在我的两旁。…… 我被带到一个门上写着九号的号子前,我在九号住了将近两年,直到一九六九年底我被逮捕和判刑。”

1969年11月份杨曦光以反革命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押送到岳阳洞庭湖边的建新劳改农场进行劳动改造。1968年至1978年,杨曦光在监狱服刑期间向与其共同关押的大学教授、工程师等人学习了大学课程,包括英文、高等数学、哲学、世界史等。


长沙市第一中学学生,杨曦光(右一)

1978年出狱后,杨曦光决定改名,重新启用了小时候的乳名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